<nav id="dk90j"></nav>
    <rp id="dk90j"><acronym id="dk90j"></acronym></rp>
  1. <tbody id="dk90j"><pre id="dk90j"></pre></tbody>
    黃芩| 假芫茜| 榼藤子| 胡蘆巴| 珍珠母| 翼首草| 荷葉| 了哥王| 馬蘭| 腫節風| 蘿芙木| 紫蘇葉| 貫眾| 竹瀝| 白芍| 水茴香| 水翁花| 飛龍掌血| 枳椇子| 人參
    共收錄中藥895
    中藥

    附子炮制方法與標準

      【藥材來源附子為毛茛科植物烏頭Aconitzcm carmichaeli Debx的子根的加工品。6月下旬至8月上旬采挖,除去母根、須根及泥沙,習稱“泥附子”,加工成下列品種:①鹽附子:選擇個大、均勻的泥附子,洗凈,浸入食用膽巴的水溶液中,過夜,再加食鹽,繼續浸泡,每日取出曬晾,并逐漸延長曬晾時間,直至附子表面出現大量結晶鹽粒(鹽霜)、體質變硬為止,習稱“鹽附子”。②黑順片:取泥附子,按大小分別洗凈,浸入食用膽巴的水溶液中數日,連同浸液煮至透心、撈出,水漂,縱切切成約0.5厘米的厚片,再用水浸漂,用調色液使附片染成濃茶色,取出,蒸到出現油面、光澤后,烘至半干,再曬干或繼續烘干,習稱“黑順片”。③白附片:選擇大小均勻的泥附子,洗凈,浸入食用膽巴的水溶液中數日,連同浸液煮至透心,撈出,剝去外皮,縱切成約0.3厘米的厚片,用水浸漂,取出,蒸透,曬至半干,以硫黃熏后曬干,習稱“白附片”。

      【古代炮制方法】漢代始有火炮法(《玉函》)。晉代有炒炭(《肘后》)法。南北朝劉宋時代有用東流水并黑豆浸(《雷公》)的方法。唐代有蜜涂炙(《千金》)、紙裹煨(《理傷》)的方法。宋代有水浸(《圣惠方》);生姜煮(《博濟》);姜汁淬、醋浸、以大小麥釀曲造醋浸(《證類》);燒灰存性、鹽湯浸炒、黃連炒、姜汁煮(《總錄》);黑豆煮、鹽水浸后炮、醋淬(《三因》);童便浸后煨,作一竅人朱砂,濕面裹煨(《婦人》);童便煮(《痘疹方》);赤小豆煮、生姜米泔浸(《朱氏》);姜炒(《百問》)等炮制方法。明代增加了煮制,蜜水煮,巴豆煮,防風、鹽、黑豆同炒(《普濟方》);青鹽炒、豬脂煎(《奇效》);童便浸后炮(《理例》);姜汁、鹽、甘草、童便同煮(《綱目》);鹽、姜汁煮、黃連、甘草、童便煮(《仁術》);童便浸(《禁方》);鹽、米泔水煮(《準繩》);麩炒(《保元》);炒制、甘草湯浸炒(《景岳》);醋炙(《濟陰》);童便,甘草湯煮(《必讀》)等方法。清代又增加了單蒸(《握靈》),甘草、防風同煮后再用童便煮(《說約》),姜汁浸后煨(《大成》),甘草湯泡(《新編》),黃連甘草制(《逢原》),酒泡(《良朋》),童便、甘草湯煮(《必用》),甘草、甘遂、酒煮(《串雅外》),甘草湯煎(《霍亂》),甘草湯浸后煨(《增廣》),鹽腌(《問答》)等。此時其炮制方法已達40余種。

      【現代炮制方法】附片、黑順片、白附片可直接入藥。

      1.炮附片:取凈河砂,置炒制容器內,用武火加熱,炒至靈活狀態,加入凈附片,不斷翻炒,炒至鼓起并微變色,取出,篩去砂,攤晾。

      2.淡附片:取凈鹽附子,用清水浸漂,每日換水2~3次,至鹽分漂盡,與甘草、黑豆加水共煮至透心,切開后口嘗無麻舌感時,取出,除去甘草、黑豆,切薄片,干燥。篩去碎屑。鹽附子每100千克,用甘草5千克、黑豆10千克。

      【飲片性狀】黑順片為不規則縱切厚片,上寬下狹,外皮黑褐色,切面暗黃色,油潤具光澤,半透明狀,并有縱向導管束。質硬而脆,斷面角質樣。氣微,味淡。白附片無外皮,片面黃白色,半透明。炮附片色澤加深,略鼓起,氣微香。淡附片味淡,口嘗無麻舌感。

      【質量標準】附子水分不得過15.0%,含雙醋型生物堿以新烏頭堿、次烏頭堿和烏頭堿的總量計,不得過0.020%,生物堿以烏頭堿計,不得少于10%,含苯甲酰烏頭原堿、苯甲酰新烏頭原堿和苯甲酰次烏頭原堿的總量不得少于0.010%。淡附片雙酯型生物堿不得過0.010%。炮附片總生物堿以烏頭堿計,不得少于1.0%。

      【炮制目的】附子味辛、甘,性大熱;有毒。歸心經腎經脾經。具有回陽救逆,補火助陽,逐風寒濕邪的功能。用于亡陽虛脫,肢冷脈微,陽痿,官冷,心腹冷痛,虛寒吐瀉,陰寒水腫,陽虛外感,寒濕痹痛等。

      附子生品有毒,多外用,經加工炮制后,降低毒性,便于內服。炮附片以溫腎暖脾,補命門之火力勝。用于心腹冷痛,虛寒吐瀉,冷痢腹痛,冷積便秘,或久痢赤白等。淡附片以回陽救逆,散寒止痛為主。用于亡陽虛脫,肢冷脈微,寒濕痹痛,心腹疼痛,陽虛水腫,陽虛感冒等。

      【應用選擇

      1.生用

      (1)四肢厥逆:常與干姜、甘草(炙)同用,具有回陽救逆的作用,用于陰寒內盛,陽氣欲脫,四肢厥逆,惡寒蜷臥,嘔吐不渴,腹痛下利,神衰欲寐,脈微欲絕,或太陽病誤汗亡陽,如四逆湯(《傷寒論》);上方若重用附子、干姜,用于少陰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熱,手足厥逆,身反不惡寒,如通脈四逆湯(《傷寒論》);若與蔥白、干姜同用,用于少陰病,下利,脈微者,如白通湯(《傷寒論》)。

      (2)寒痰咳嗽:常與生半夏同用,具有溫里祛痰的作用,用于寒痰咳嗽,如二生湯(《濟生方》)。

      (3)氣虛痰厥:常與生烏頭、天南星細辛等同用,用于外感風寒,內傷生冷,氣虛痰厥,頭痛如破,兼眩暈欲倒,嘔吐不止,如芎辛湯(《三因》)。

      (4)小兒脫肛:常與龍骨同用,搗細羅為散,每用3g,敷在肛上,用于小兒脫肛,如附子散(《圣惠方》)。

      (5)癰疽胬肉:單用生附子,濃醋煎洗患處,用于癰疽胬肉,如附醋湯(《理瀹駢文》)。

      2.制用

      (1)黑附片

      ①肢厥無脈:常與紫瑤桂、別直參、原麥冬等同用,具有回陽生脈的作用,用于少陰病下利脈微,甚則利不止,肢厥無脈,干嘔心煩,如回陽救急湯(《重訂通俗傷寒論》)。

      ②中風癱瘓:常與白花蛇、烏梢蛇、草烏等同用,具有溫經止痛,化痰通絡的作用,用于中風癱瘓,痿痹痰厥,拘攣疼痛,癰疽流注,跌仆損傷.小兒驚痛,婦人停經,如大活絡丹(《蘭臺軌范》)。

      ③痰涎壅盛:常與沉香天麻、半夏等同用,具有理氣散寒,祛風化痰的作用,用于小兒因恐懼發搐,痰涎壅盛,目多白睛,項背強急,喉中有聲,步行動作,神思如癡,如沉香天麻湯(《寶鑒》)。

      ④泄瀉無度:常與枯白礬、華陰細辛、訶子皮等同用,具有溫里祛寒止瀉的作用,用于泄瀉無度,如斷下丸(《普濟方》)。

      (2)炮附片

      ①虛寒泄瀉:常與干姜(炮)、人參白術等同用,具有溫腎補脾的作用,用于脾腎陽虛,泄瀉時作,或下痢清谷,面色咣白,手足不溫,如附子理中丸(《局方》);若與肉豆蔻、干姜(炮)、茴香等同用,用于氣虛冷積,心腹絞痛,泄瀉食少,如附子茴香散(《仁齋直指附遺方論》)。

      ②風寒濕痹:常與桂枝、生姜、大棗炙甘草同用,具有散寒祛濕止痛的作用,用于風寒濕痹,周身關節疼痛,如桂枝附子湯(《傷寒論》);若與炙甘草、白術、桂枝同用,用于風濕相搏,骨節疼痛,掣痛不得屈伸,如甘草附子湯(《傷寒論》)。

      ③陽虛水腫:常與澤瀉、桂枝、茯苓等同用,具有溫補腎陽的作用,用于腎陽虛衰,腰痛腳軟,下半身常有冷感,少腹拘急,小便不利,水腫,如腎氣丸(《金匱》);若與五味子山茱萸肉桂等同用,用于腎氣不足,面色黧黑,足冷,足腫,耳鳴耳聾,肢體贏瘦,足膝軟弱,小便不利,腰脊疼痛,如十補丸(《濟生方》)。

      ④陽虛感冒:常與麻黃、細辛同用,具有助陽解表的作用,用于素體陽虛,外感風寒,無汗惡寒,發熱倦臥,脈反沉者,如麻黃細辛附子湯(《傷寒論》)。

      ⑤精泄不禁:常與鹿茸肉蓯蓉(酒浸)、五味子等同用,具有溫補腎陽的作用,用于陽氣虛損,下元冷極,精泄不禁,小便頻數,腰腳無力,飲食減少,如正陽丸(《總錄》)。

      【現代研究】附子中含有劇毒的二萜雙酯類生物堿,烏頭堿,次烏頭堿,新烏頭堿,塔拉弟胺,川烏堿甲,川烏堿乙,亦稱卡米查林。尚有毒性較弱的阿替新,氨基酚,去甲烏藥堿等成分。

      熟附片煎劑對離體蛙心顯示明顯的強心作用,尤其在心臟功能不全時更為顯著。但濃度增高時,出現嚴重的中毒反應,可使心臟停跳于收縮期。引起心臟中毒反應的成分是烏頭堿。附子水溶性部分中含有新的強心作用成分;附子苷、丙三醇2-O-β-D-呋喃半乳糖(1β3)β-D-呋喃半乳糖苷。附子苷在整體和離體動物實驗中均顯示有明顯的強心作用。附子中所含的一種微量成分消旋去甲烏藥堿,證明具有顯著的強心作用,稀釋至十億分之一仍有活性。其他強心成分尚有棍撐堿(氯化甲基多巴胺)、去甲豬毛菜堿等。附子對離體哺乳動物心臟不僅顯示心肌收縮力加強,收縮幅度增加,且頻率加快。附子能引起貓冠脈和股動脈血流量增加;對血壓的影響會因劑量不同而異,低劑量血壓升高,高劑量先降后升。附子水煎液可明顯擴張去甲腎上腺素預收縮的動脈環,并有濃度依賴性。此效應可能是內皮依賴性的,且與NO的釋放有關,而與直接阻斷受體操縱性鈣通道(ROC)和電壓依賴性鈣通道(PDC)無關;同時也發現當附子水煎液濃度再增加時反而使去甲腎上腺素預收縮的動脈環張力增加。附子煎劑口服對大鼠甲醛性及蛋清性關節腫呈明顯的消炎作用;同時對血管滲出及免疫性炎癥有抑制作用。附子對小鼠尾根部加壓法能使假性痛閾值上升30%~40%;電刺激小鼠尾法測定,亦證明附子有顯著的鎮痛作用。附子可提高小鼠體液免疫功能及豚鼠血清補體含量,且使T細胞和RE花環形成細胞明顯上升。附子能刺激局部皮膚、黏膜和感覺神經末梢,先興奮產生瘙癢與灼熱感,繼以麻醉,喪失知覺。附子能明顯改善腎陽虛動物一般狀態,升高體溫,恢復體溫晝夜節律性,顯著延長腎陽虛動物低溫游泳力竭時間;顯著縮短陽虛便秘小鼠排便潛伏期,增加排便顆粒數,能明顯促進胃腸蠕動,提高胃腸推進率,具有顯著的溫陽作用。制附子及制附子配干姜、制附子配人參、制附子配肉桂能明顯擴張小鼠耳廓微血管,增加血流量,加快血流速度,改善毛細血管的充盈狀況,對抗腎上腺素所致小鼠耳廓微循環障礙,促使微循環障礙逐漸消除和功能恢復。附子煎液能延遲處于寒冷環境下的小雞和大鼠的死亡時間。延緩動物的體溫下降,減少死亡率。附子中含有多種二萜雙酯類生物堿具有很強的心臟毒性,其水解后形成的烏頭原堿則毒性大大降低,水解后二萜雙酯堿含量下降而苯甲酰烏頭原堿含量升高,按生藥計,其LD50值提高10~100倍不等,由此可見,附子毒性的大小并非與總堿含量呈平行關系。

      附子用傳統工藝食鹽一膽巴混合溶液炮制后,鍶、鈣、氯的含量極顯著升高,炮制后有害元素Hg、Pb和Al的濃度均有所降低。附子在產地已經過凈洗、泡鹵(鹵水泡)、煮、剝皮、切片、漂片(水漂洗)、蒸片、烤片等加工處理,使其水解而毒性降低,據報道,四川產生附子中總生物堿含量為1.1%,而炮制成的白附片為0.17%,熟片為0.21%,黑片為0.27%,掛片為0.13%,黃片為0.30%,鹽附子為0.34%。在炮制過程中,生物堿總量減少達81.30%,其中泡齟減少31.6%,漂失減少33.6%,冰附減少16.1%。有學者認為,不以傳統的坦巴水炮制而以飽和食鹽水炮制附子,從成品外觀、組分層析、總生物堿含量、毒性等方面進行比較,認為飽和食鹽水炮制是可行的;且采用單純加熱處理,也可降低毒性而保存療效。國外學者提出以110~115℃(1.5kg/cm2)作高溫高壓處理40分鐘,既可破壞酯鍵,降低毒性,又避免了生物堿的大量流失。亦有提出附子在產地不必進行如此繁復的加工,只需產地用鹽水煮至透心曬干即可。各種炮制方法和工藝均能使附子中生物堿含量下降,從含量測定的結果來看,白附片、熟附子、黑順片中生物堿總量下降為原生藥的1/9~1/6,而原型烏頭堿含量僅為原來的1/100。應該指出,附子中總生物堿含量的多少不能準確反映其毒性大小,而應該分別測定幾種雙酯類生物堿的含量,因為雙酯類生物堿是決定其毒性作用的主要因素。炮制減毒的主要機理可以歸納為:①毒性劇烈的雙酯堿在加工炮制過程中水解成苯甲酰烏頭原堿,進而水解成醇胺類生物堿(烏頭胺、烏頭原堿);②烏頭堿類成分其結構上8位乙酰基被脂肪酰基置換,而生成毒性較小的脂生物堿。③在炮制過程中浸、泡、漂、煮等使各種類型的生物堿均被破壞和流失。浸、泡、漂的過程,損失總生物堿80%以上,而蒸法則可比較有效地保持成分和降低毒性。另外一個流失去向是去皮,附片在炮制中,不同的配伍產生不同的解毒機理,如在淡附片的加工巾,附子中的成分產生影響,主要是因為甘草中的成分容易與附子中雙酯型生物堿及其熱解產物發生脂交換反應,生成毒性更小的脂類生物堿,同時有少量的雙酯型生物堿與甘草中的化學成分形成了難溶性的沉淀,而降低了附子中雙酯型生物堿的含量,從而達到減毒的目的;附子在與黃芪羌活等藥材配伍的過程,由于配伍藥材產生物理吸附而使雙酯型

      生物堿的量下降,并有利于脂型生物堿的生成和溶出,減毒增效,此類方式可能與藥材的質地有關;附子與大黃、黃連等苦味藥材配伍,藥物所含大分子鞣酸成分與附子中的雙酯型生物堿絡合生成難溶于水的復合物,使雙酯型生物堿的含量降低,達到減毒的目的;值得注意的是,附子與五味子等酸味藥材配伍,在生成脂型生物堿的同時雙酯型生物堿的量明顯增加,增加用藥后中毒的風險。對于附子中雙酯型烏頭堿類成分水解減毒機理認為:附子中雙酯型烏頭堿類,如烏頭堿(AC)、新烏頭堿(MA)、次烏頭堿(HA)中C(8)和C(14)上的酯基,特別是C(14)上的PhCOO-是影響附子毒性的重要因素。烏頭堿(AC)、新烏頭堿(MA)、次烏頭堿(HA)及其水解生成的系列化合物在與生物受體作用時,酯基會水解為羥基,從而對分子的電荷分布和前線軌道等性質產生影響,分子與受體的作用減弱,毒性降低。發生毒性作用的活性中心主要是生物堿分子的正電區域,正電區域所帶正電荷越多,接受電子能力越強,其毒性也越強,反之,則毒性減弱。用HPLC法從加工附子中測得8種吡咯型生物堿,證明是生附子中所不含的,可能是在減毒加工過程中生成。

      據研究表明,炮制后的附子仍具有局麻、強心、抗炎等作用。有研究則認為,炮制附子中的烏頭堿類生物堿含量已減至呈現藥理活性的閾值之下,故炮制附子與生附子相應的劑量,除對大鼠有升壓作用外,生附子中所有的藥理活性都減弱。附子久煎不僅能降低毒性,還能增強強心作用,因為附子中的附子酯酸鈣,遇熱易產生鈣離子,有協同去甲基烏藥堿的強心作用。

      炮制附子是最早的炮制品,古代多在煻灰中炮裂,現代有用微波炮附子,經微波炮制后僅使有毒的雙酯型烏頭類堿水解破壞,而生成極性較強的水解產物等得到了保存,并能使藥物質地疏松,細胞破壞,有效成分的水溶出率增大,但毒性極低(LD50生附子為9.16克/千克±0.84克/千克,微波炮附子LD50為52.84克/千克±3.59克/千克)。

      【

      1.近代炮制方法還有炮、甘草制、姜制、豆腐制、礬水煮、黑豆制等。

      2.文獻摘錄“丸散炮,惟湯生用”(《總病論》)。“醋浸,削如小指,內耳中,去聾”(《證類》)。“加甘草以解其毒”(《瘡瘍》)。“須炮以制毒也”(《湯液》)。“如治風治寒有必須用附子、烏頭者,當以童便而浸之以殺其毒,且可以助行下之力,人鹽尤捷也”(《發揮》)。“厥冷回陽生用,引諸藥行經,面裹火煨”(《說約》)。“生用發散,熟用則峻補”(《鉤元》)。

      【總結】附子的炮制始見于漢代,演變至今其炮制方法約有70余種。從漢代至唐代均沿用“炮”、“燒”、“煨”、“炒”等火炮方法為主。宋代新方法出現最多,在沿用“炮”的基礎上,發展到用液體輔料炮制(包括水洗,水浸、鹽浸、醋浸、童便浸)及藥汁制(如姜汁浸、黃連炒、黑豆煮、甘草制、生姜蛤粉同煮)等。明代以后,基本沿用古法,其中以蒸煮等濕法為主,輔料也較為固定(如甘草、姜、童便、黑豆、鹽等)。近代以四川江油、陜西漢中等加工的各種附片為主,有的直接用于臨床,有的還要進一步炮制后入藥。這種“集約化”生產模式,由于有一整套健全的規章制度,如操作規程、輔料品種與用量,加熱時間與溫度等等,包括已經積累了許多有益的經驗和方法,加之嚴密的組織管理,因此附子飲片的質量基本是有保障的。市場上的“熟附片”包括黑順片、白附片、炮附片、淡附片、黃附片等不同規格,但在臨床應用方面,作用相似,惟淡附片的作用稍弱,毒性亦小,而黃附片的毒性較大。據有關資料,“四逆湯”中的附子,古代亦有醫家用生品的,但需“久煎”而用之,現代均用熟附片,臨床療效也是肯定的。

      生附子有毒,炮制后降低毒性,確保了用藥的安全和有效。附子的毒性成分、毒理作用以及解毒方法均與川烏相同。


    最近更新時間:2018-08-02

    中藥炮制推薦文章

    香附香附

    大豆黃卷炮制方法與標準  大豆黃卷炮制方法在古代有炒制、焙制等法,現代炮制方法有麻黃煎湯制、清瘟解毒湯制等法。大豆黃卷炮制標準為含水分不得過11.0%,...[詳細] 敗醬草炮制方法與飲片性狀  敗醬草炮制方法在古代有甘草葉蒸制法,現代炮制方法多用生藥材切段干燥用,敗醬草飲片性狀為不規則的小段,莖圓形,外表黃棕色或...[詳細]
    本站所有內容均是來源于互聯網、正規藥學專著、雜志及文摘,內容如果有錯誤之處,也懇請批評指正。您如果轉載本站內容請注明來源地址。

    中藥 | 網站地圖 | 中藥材名稱大全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廣告合作
    Copyright © 2016 www.37mi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藥查詢 京ICP備13004469號-1
    九七影院,天天射在线视频,宝贝不要停,天天操天天干